首页 > 产品动态 > 正文

不好!美国副总统的狗欺负总统的狗啦!
发表时间:2017-04-21 18:19:38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013372

摘要:薰衣草的花语,埙的吹法,血族禁域漫画,血族第四季,万州教育网,万州房市网,万众图库

美国前总统布什的宠物狗“巴尼”(左)与前副总统切尔的“ 戴夫”。

原标题:不好!美国副总统的狗欺负总统的狗啦!

2001年万圣节前后,美国副总统切尼带着外孙女们以及宠物狗“戴夫”去戴维营跟布什总统一家人过节。戴夫是一条体重100多磅的黄色拉布拉多犬,喜欢在戴维营的树林里、幽静小径上散步,切尼正好也很享受带着狗到处走。一个周末,总统召集大家举行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切尼开着高尔夫电瓶车,载着戴夫去月桂树别墅享用早餐。切尼停车后带着狗走向别墅大门,他腋下夹着当天的简报材料和早间报纸,只能用一只手推开门。戴夫抢先从开了一半的门缝里冲进室内,原来内有它的同类——布什的苏格兰梗“巴尼”。

苏格兰梗非常小,拉布拉多的体型呈压倒性优势,戴夫疯狂追逐巴尼,就像它平时喜欢追着松鼠玩。眼看着总统的狗受到惊吓,切尼赶紧放下文件,直追戴夫,但晚了一步,两条狗跑入了餐厅,把正在用餐的几位内阁成员的夫人们看呆了。布什也正好看到这一幕,一脸懵懂问怎么回事。切尼急中生智,抓起一个糕点盘朝戴夫抛过去,大喊:“戴夫,接着!”戴夫立即转向去咬“飞盘”,切尼这才拽住自家狗,把它带回副总统下榻的别墅。刚回到屋里没多久,戴维营主管来敲门了,通知切尼:“副总统先生,月桂树别墅禁止您的狗进入。”

英国抵制洗澡200年

△英国巴斯的罗马公共浴场,柱基以上的部分是后来重建的。

从1550年到1750年,英国人民度过了“肮脏”的200年,因为当时的流行观念是要抵制洗澡。宗教改革运动开始后,那些和洗浴有关的圣人崇拜行为,被视为非法的迷信活动,圣井和圣浴场所纷纷关闭,连保持清洁的卫生习惯也连坐遭受重创。当时刚盛行一种可怕的疾病——梅毒,大众以为梅毒由水来传播,一旦受污染的洗澡水接触到皮肤,各种疾病就从身体的各个孔洞进入体内。而热水更是让皮肤上的毛孔大开,加速邪恶气体的侵入。

有人这么写诗言志:“我从浴场的疯狂和毒害之中逃离,所有皮屑和泥泞却仍挥之不去,我回头咒骂这脏污的厕间,我干净地进去,却带出满身污秽。”排斥洗澡的“肮脏”年代里,人们相信保持清洁的最佳措施是保证每天穿上干净的内衣,因为大家以为衣服布料会吸走人的脏体液。

“台湾半导体教父”最难忘的旅行

“台湾半导体教父”张忠谋生于1931年,6到11岁时住在香港。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很快沦陷,他的父亲在1942年底决定举家迁到重庆。他们先是来到上海,1943年3月下旬,他们再从上海出发,一家三口并不是很确定如何完成旅程,父亲打听来的行路情报很粗糙。他们先坐火车沿着沪宁线来到汪伪“首都”南京,再转火车,顺着津浦线来到已沦陷的徐州。徐州是津浦线和陇海线的交汇点,若是和平时期,一家人就能顺利转入陇海线后一路开到洛阳,但战争切断了陇海线。从徐州到中国军队驻守的洛阳,一家人用尽各种交通工具,黄包车、三轮车、卡车,各种方式轮替,行进了好几天,每晚睡在小旅店、小店或庙宇里。在接近前线处,常有军队来检查旅客,他们终于在一天晚上迎来了中国军队,父母自离开上海后第一次露出笑容。

他们在洛阳休息了几天,期间游玩古迹。从洛阳到西安走陇海线即可,但经过潼关时须格外小心,与潼关隔黄河相望的是风陵渡口,日军在此部署重炮用以轰击陇海线,两军时常隔河炮战。张忠谋一家坐火车经过潼关时值晚上,进入容易被炮击的危险地段后,火车全速行驶,旅客们自然是提心吊胆。“火车速度突然增快,车厢全黑,虽挤满了人,但大家都屏住气,突然无声,耳中只听到火车疯狂前进的咔嗒嗒、咔嗒嗒声。”张忠谋年老时回忆独特的“闯关车”经历,“过了一会儿,火车缓慢下来,车厢灯光复明,大家知道危险期已过,兴奋地欢呼起来。”

来到西安,一家人住入西京招待所,这是离开上海后第一次能舒服住宿。他们在西安游玩几天,随后坐大卡车去成都。货运卡车禁止载客,但司机为了赚外快通常会拉客人坐货物上,是为“捉黄鱼”。一路上颠簸厉害,乘客需要紧拉绑住货物的绳子。这公路狭窄且陡峭,张忠谋深深体会到“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之意,好在沿途山景无比壮观。到成都后,一家人坐公共汽车来到终点重庆,彼此有难以言表的兴奋。“过去的几十年人生中,我早已旅行百万里,但无论近年来的旅游如何舒适、甚至奢侈,最令我怀念的、对我最有意义的、脑海里刻下最深印象的旅程,还是我11岁时,从上海到重庆的跋涉。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那个时代被称为‘大时代’吧?”张忠谋在功成名就后感慨。

被成人电影误事的恐怖分子

△约旦西南部荒漠里专门关押极端分子的贾法尔监狱。

著名的约旦恐怖分子麦格迪西在1990年代异常活跃,他曾计划炸毁约旦和以色列国境线上的以军哨所,但行动还未开始,蠢蠢欲动的恐怖分子们就被约旦情报局生擒。漏网之鱼们只能把行动目标降而求其次,去摧毁边境一带“有伤风俗”的场所,如卖酒的商铺、录像带租赁店、专事放映“小电影”(成人电影)的影院,这类目标多如繁星。不过,没有出现一场成功的袭击,甚至闹出一个让该恐怖组织脸面无存的笑话。

1992年,一个名为艾叶德·贾哈里尼的激进分子,受命用定时炸弹摧毁一家名为“萨勒瓦”(Salwa)的色情录像厅,他成功将炸弹带入影厅。他在启动定时器后理应迅速离开现场,逃得越远越好,但他千不该万不该地看了一眼荧屏,荧屏上的一切深深吸引住了他。这下倒好,他转瞬间成为了认真的观众,坐着一动不动,心思跟着电影情节远去,以至于忘记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时间分秒流逝,炸弹如期在他脚下爆炸,幸亏威力不算大,他保住了命,但两腿被炸断。录像厅老板倒是平安无事,只受了一场惊吓。

这个倒霉的恐怖分子被送去抢救,两腿自膝盖以下被齐刷刷截肢,治疗完毕后进监狱。1998年,他被送入专门关押极端分子、位于约旦西南部荒漠里的贾法尔(al jafr)监狱。这倒霉蛋一直过着很不舒服的日子,如起床时只能双手硬撑床,勉强支起自己身体。虚弱的、残缺的身体,不光彩的经历,还让他落下严重的心理疾病,真是雪上加霜。不过,他得到了室友、日后大名鼎鼎的恐怖分子首脑扎卡维的特别关照。扎卡维亲自为他洗浴、整理床被、喂食,甚至抱着他去厕所,而同处一室的麦格迪西则成为扎卡维的精神导师。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