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八卦 > 正文

“编剧作家榜”是个“假榜”?创始人这么回应……
发表时间:2017-05-11 10:54:29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030752

摘要:lunarlon,vividred operation,李瑞英简历,lol输入不支持,荆芥的作用与功效,荆芥,荆棘鸟

华夏经纬网 2017-05-11 08:43:17

中新网北京5月11日电(上官云)前不久推出“作家榜百万天才奖”的“作家榜”团队,近日又吸引了一次眼球,起因是编剧宋方金的一篇文章,文章中称“中国编剧作家富豪榜”是个“假榜”,并列举了一些证据。而“作家榜”创始人吴怀尧则通过工作人员向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回应:“与事实不符的不做回应。”

变动的榜单名称和几经扩展的“子榜单”

宋方金所说的“中国编剧作家富豪榜”,指的是“第11届作家榜”的子榜单“编剧作家榜”,该榜单公布于2017年4月,因为《人民的名义》大热的著名作家周梅森、著名编剧高满堂等人都在榜单上。

2006年,这份榜单创立之初叫“作家富豪榜”,“富豪”两个字很快招来一阵诸如“用金钱衡量文学”的诟病。不过,该榜也曾获得上榜作家力挺,易中天在谈到这份榜单时便说“作家就该穷困潦倒?”

图片来源:第八届作家富豪榜新榜编剧作家榜截图

图片来源:第八届作家富豪榜新榜编剧作家榜截图

2014年,该“作家富豪榜”更名为“作家榜”。与此同时,榜单数量也几经变化。从最初的一个榜单,到2010年,出现了子榜单“外国作家富豪榜”,然后一发不可收拾,逐步扩展出“漫画作家富豪榜”、“网络作家富豪榜”……2013年,“编剧作家富豪榜”出现,随后又增加了“明星作家榜”、 “企业作家榜”,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不过,虽然对外公布的名字换了,但是它的微博名称还是“中国作家富豪榜”。

一路风波:数据是否权威可信?

“作家榜”火起来后,伴随着雪片般的报道而来的,是数不清的质疑:榜单为何如此的不固定?它的增加有科学依据吗?对此,吴怀尧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曾解释过,增加的榜单都是经过精心调研和长时间策划,它们都承担了自己的战略任务和角色。

如果说,关于子榜单与最终奖项的设置还是一些可商榷问题的话,在公众看来,上榜作家收入数据的准确性则绝不能有假——它可信么?

2014年,吴怀尧曾对中新网记者说,榜单公布的数据准确度至少达到90%,但数据调查确实有10%不太准确的情况,“有时收入会算高。原因在于我们虽然调查到实打实的销售数据,但截止榜单发布,版税并未结算;因为一些原因,有时候也会算低”。

第九届作家榜子榜单“编剧作家榜”,去掉了“富豪”二字。图片来源:第九届作家榜编剧作家榜截图

第九届作家榜子榜单“编剧作家榜”,去掉了“富豪”二字。图片来源:第九届作家榜编剧作家榜截图

当时,吴怀尧表示,“作家榜”不是哗众取宠,也不是将文学娱乐化,请一些明星来助阵,也是希望“借助明星的正能量去推广阅读”。

最新“编剧作家榜”榜单遭“打假”

很显然,创始人的上述解释没能让质疑的人信服。今年“编剧作家榜”公布后,再次有人对榜单真实性提出疑问,集中在收入数据、评选标准等方面,更直指此榜单连编剧信息都写错。

记者按图索骥,查询了排名第16位的陈建忠编剧的情况,他在榜单上“经典代表作”列为《煮妇神探》,但据之前的新闻报道,《煮妇神探》的编剧应为“陈健忠”。

另外,榜单上编剧们收入那一栏标明是“版税”,而在榜单最末端显示,此数据是由作家榜APP调查组完成,采集了2016年1月至2017年1月期间,中国编剧主要影视作品的稿酬收入。而“版税”与“稿酬”,是一个概念吗?

图片来源:最新公布的第11届作家榜子榜单“编剧作家榜”截图

图片来源:最新公布的第11届作家榜子榜单“编剧作家榜”截图

“一般会把二者归为一类,但其实有很大区别。”一位出版界业内人士告诉中新网记者,“现在大多数出版社都是支付版税:先和作者约定一个版税率,定价*版税率*印数=支付给作者的钱;稿酬是是出版社和作者按照字数直接约定一个稿费,后续书卖多卖少和作者没有关系。而编剧费不存在版税,基本是按集付费,更接近于稿费”。

创始人回应质疑:一个榜单有争议正常

除了以上槽点,宋方金还对记者表示,今年这份编剧作家榜榜单上的朋友告诉他“是假的”,“编剧的年度收入除了自己,其他人不可能知道。陈彤上榜那年是第二,她跟我说是假的。也没有人通知今年上榜的束焕这个事儿”。

记者随即多次拨打编剧束焕的电话,但对方未接听电话。但他此前在接受自媒体“编剧帮”采访时表示,自己不知道上了这个“编剧作家榜”,并觉得“这种榜单毫无意义,因为没有一个数据是对的”。

资料图:“作家榜”创始人吴怀尧

资料图:“作家榜”创始人吴怀尧

另外,今年榜上有名的编剧张佳也在接受上述自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之前就有在其列,今年不是第一次,但我从来不知情”,“我张佳个人未收到保密协议,也并没有任何相关团体和个人向我联系、问询,确认过”。

“一个榜单有争议很正常,每一个有影响力的榜单都有自己的调研方法,比如全世界的大学排行榜,登上榜首的大学未必一样,因为采取的权重系数不一,结果会有差异。”针对以上质疑,吴怀尧对中新网记者说,对作家榜有建设性的批评,作家榜团队心怀感恩,会汲取改善;对于为了炒作博眼球、那些与事实不符的说法,不想回应。(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