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万象 > 正文

顶住苏军钢铁洪流:我军打山洞构要塞,步兵连配重炮
发表时间:2017-05-19 22:36:09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040466

摘要:易拍全球,易拍即合,易名网,易考网,韩兆的老婆,韩昭熙,韩再芬黄梅戏大全

盘马弯弓箭不发

——回顾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战场建设

文/蔡海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至整个七十年代,中苏两国严重对立,双方剑拨驽张,苏联在中苏中蒙边境沿线布署百万精锐部队,对中国施加了巨大的军事压力。尽管强敌压境,中国居于守势却并不示弱,以积极的态势准备打仗,这其中非常重要的战备工作就是进行了大规模的战场建设。

所谓战场建设,通俗地说就是依据既定的战略方针而实施的阵地建设。当时在我国的三北地区(东北、华北、西北),都不同程度地进行了这种建设,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而华北的张家口地区由于地处京畿之地,是国土防御的重中之重,所以也是国防施工的密集之地。

1978年春节过后,笔者当时所在的部队——陆军第63军187师(番号52940部队),离开驻地山西榆次市,开赴张家口地区进行国防施工,构建立体防御工事。做为一支野战部队放下自己的武器装备,停止一年的军事训练,到远离营区几百公里之外的深山里搞施工(俗称凿山洞),这在今天是难以想像的。而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这是很平常的事情,据说北京军区常年保持几个师的施工兵力,可见当年响当当的口号‘’加强战备,准备打仗‘’絶不是空喊。

我至今还记得我们团(步兵第561团)所施工的地形,几座山包之间有一条公路蜿蜒通过,各个山头互为犄角之势,可构成交叉火力网,经过施工后,每个山头自成独立的防御支撑点,山体的表面阵地与山洞里的坑道、暗火力点相连接,经过伪装后与群山浑然一体。

部队当年的生活条件相当艰苦,住在山脚下的山村里,伙食费每天4角1分钱,加之张家口外为贫困山区(即便是现在也不算富裕),当地供应很差,战士们一日三餐勉强吃饱,粗细粮搭配,副食就没什么花样了。我记得最好吃的就是大白菜炒肥肉片,馒头管够,一星期能吃上两顿就美得不得了!指导员们都感叹,伙食要是好一点的话,就能省下不少的思想政治工作!

那时候部队施工条件也很差,不是所有的连队都有机械,打眼放炮有风钻也有人工,即抡铁锤扶钢钎。

然而部队作风顽强,不怕吃苦,有的班组提了‘’游锤赶风钻‘’的口号,施工有条不紊地进行,每天各连队都公布自己的掘进记录(米数),可以想像战士们的热情是何等高涨!

(照片所显示的那条毛巾,是当年师里下发的纪念品,用以奖励表现出色的干部战士,本人有幸得到一件,珍藏至今)

军区后勤部某汽车团配属我师(因年代较远已忘记该团番号),负责运输施工材料、设备和给养,该团曾多次配属不同的部队,司机们普遍反映,这支从山西来的部队挺厉害,作风很硬。

有一次我和十几个战士被派去出‘’公差‘’,随车去县里拉粮食往山上送,汽车团的一位带队干部(连级)一路上不停抱怨,不是嫌连续工作太累就是嫌山路上石子太多把车胎硌坏了,后来干脆将两三辆大解放停在了山脚下,让我们十几个战士下车用铁锹清理石子平整路面,司机们则下车抽烟聊天,结果与我们带队的一位副指导员发生口角,经过交涉后又不得不开车上路。

这件事典型地反映出野战部队和后勤部队两种不同的工作作风,真应了那句俗话‘’紧步兵松炮兵,稀稀拉拉汽车兵‘’。

如果仅仅是吃苦受累还算不了什么,对部队威胁最大的是施工中不可预测的危险。由于不是专业的工程兵,部队缺乏专业人才,在处理一些技术问题时难免疏漏(如开山放炮时对炸药量的计算),造成安全隐患。我团司令部炮兵股一位参谋,就是被某连在山上放炮时飞溅的一块石头砸伤了左眼,经部队医院临时救治后,又送到北京的同仁医院(当时用的还是文革中的名称‘’工农兵医院‘’)治疗,还是遗憾地留下了残疾。

相邻的559团出了一次大事故,部队正在巷道施工,结果塌方了,牺牲了一位排长,还伤了几位战士。后来军区副司令员傅崇碧(也是63军的老军长)前来视察,还专门提到这件事,表示了对老部队的慰问。

由于张家口地区是北京的北大门,其广袤的山岭地带又是打防御战的好战场,经常有军队高层官员来看地形。我师在施工期间,当时的军区司令员陈锡联曾率队前来视察,他亲自登上山头瞭望,同时看望施工部队,召开了全师干部大会并做了重要讲话。后来师里下发文件,传达了陈司令的讲话,他强调了张家口地区的重要性,说这个‘’口子‘’一定要卡住,绝不能让敌人过去。

依据军委所制定的对苏防御战略,各军区要在敌军进攻的主要方向上构筑攻防体系完备的永久工事,一旦敌军入侵,这些呈纵深配备的阵地要发挥对敌军迟滞消耗的功能作用,为我调动后续机动部队赢得时间和空间,并最终在于我有利的条件下与敌军展开决战——这就是战场建设的作用。

毛主席早就说过:‘’弱军要想战胜强军,是不能不讲究阵地这个条件的‘’。我陆军之所以战力强悍,与善于利用地形地物、构筑各种野战工事不无关系。抗美援朝五次战役后进入相持阶段,基本以阵地战为主,美军在强大火力优势下仍占不了多大便宜,正是志愿军所构筑的以坑道为骨干的网状阵地发挥了绝对作用。当时,从朝鲜的东海岸到西海岸,志愿军构筑了长达几百公里的防线,各部队利用各种工事与敌军周旋,开展冷枪冷炮活动,凭借前沿阵地短促出击,极大地杀伤了敌军的有生力量,并最终使战局稳定在三八线。这些历史经验都为我军拟定对苏防御战法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七十年代当过兵的人应该还记得,当时有一支部队叫北京军区守备一师,是华国锋主政时树立的典型,其精神就是不畏艰苦扎根边疆,为祖国守好北大门。当时有一部电视纪录片《干枝梅》,就是宣传这支部队的,其中蒋大为演唱的插曲《干枝梅颂》也曾风靡一时,现在听起来依然令人感动。

这支部队驻在内蒙某地,在张家口的正北面,属于阻敌入侵的第一道防线。当时北京军区有三个守备师,基本任务都差不多,部队常年驻扎在离阵地不远的山脚下,有的连队住简易营房,也有连队就住在农村,条件比我们还艰苦。部队的裝备与野战军也不样,步兵连队装备有火炮,一些大口径的重武器甚至就放在山洞里,一旦有警可立即投入战斗。

像我们师这样的野战部队,是作为军区的战略预备队来使用的,平时驻扎在铁路干线附近和靠近交通要道的城市,战时便于向预设战场机动并逐行作战任务。

七十年代末,日本军事作家久留岛龙夫写过一本书《苏军登陆日本?第三次世界大战》,该书对苏军强大的战斗力做了恐怖性的描述。作者设想在未来某一时刻(198x年),苏联向中国开战后又进攻日本,迫使日本在中国上海成立流亡政府。苏军闪击中国,其机械化部队的钢铁洪流瞬间冲垮中国军队的第一道防线,向纵深高速挺进,中国军队在杨总长(虚拟人物)的指挥下仓促应战,损失惨重……呵呵,战争可以假想,但历史不会科幻。这位日本作家肯定没去过张家口(也不可能让他去),不了解当时中国军队的备战程度,否则他会得出更加客观的结论的。

应该说在当时严峻的国际形势之下,中国孱弱的综合国力并不为外界所看好,但是强大的苏联军队未敢越雷池一步,令北约各国及日本为之胆寒的苏军坦克集群也并未出现在中华大地上,个中缘由或许很多,但有一条毋庸置疑,那就是中国军队在积极备战中所展现出的坚强决心和对应能力,以及对中国陆军强悍战力的忌惮,都不能不令苏军统帅部三思!

当时的华国锋曾说过‘’苏联人可以打进来,但他们永远也出不去‘’。这句话可做为中国军队进行战场建设的最佳注解。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