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动态 > 正文

央视评论:“暴走”绝非乱走 但“暴走”也该有路可走
发表时间:2017-07-17 19:03:39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100627

摘要:完颜璟,完颜洪烈,完全体须佐能乎,完全实况论坛,火影同人h,火影世界雷遁流加点,火影时代

原标题:“暴走”绝非乱走,但“暴走”也该有路可走

文丨央视评论特约撰稿王健

7月8日凌晨5点多,在山东临沂的涑河北街,一支30人的健走队伍在机动车道锻炼时,有一辆出租车突然冲进人群,造成一死两伤。当大家正在为这个悲剧惋惜的时候,13日,临沂市又有一支“暴走团” 上路健走,穿上了荧光服,队伍后还有一辆叉车“压阵”……

“暴走团”被撞一死两伤

动感十足的音乐

整齐统一的步伐

斗志昂扬的口号

身着统一的服装

……

你的城市,是否也有这样的“暴走团”?

健身虽好,但不少“暴走团”侵占机动车道,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8日凌晨5点22分的临沂市涑河北街,这样的隐患就不幸变成了悲剧,一支30人的健走队伍在机动车道锻炼时,一辆出租车冲进人群,造成一死两伤。

健走团成员:你开车打盹了吗?这么多人你看不到吗?

肇事司机:我大意了。

健走团成员:抓紧报警,这么多人你看不到吗?

受伤队员王先生:现在就是腰疼。

记者:当时您是在队伍的最后面是吗?

受伤队员王先生:对。当时那辆车过来也没按喇叭?我没注意。

警方:事故双方均有责任

对于此次事故,临沂交警表示,出租车司机操作不当,存在违法行为,已被刑事拘留,健走队伍占用机动车道同样违法。双方主次责任的划分要根据对司机的鉴定结果来认定。健走队和司机都难辞其咎,但让人疑惑的是,健走队为什么非要走机动车道呢?

晨跑队领队:以前在绿化带跑,事发当时是修路,大部分路都堵了,只留了一个车道一个人行道,绿化带也是封闭的,我们只能顺着机动车道路走。 

记者进行回访发现,事发路段一处排污管道施工项目仍未完工,此前用于锻炼的绿化带区域全封闭施工。右侧的非机动车道和两个机动车道被封堵,左侧的非机动车道在拐弯处中断,仅有左侧两个机动车道可以通行。

而在车道的左侧,隔着一条绿化带有一条宽约1.8米的人行道可以通行。但在健走人士看来,人行道路较窄且由砖石铺就容易崴脚,而且不太卫生,更适合散步而非健步。

“暴走团”升级再上路叉车压阵

一次事故并没能阻挡健走大军的热情。13日傍晚,临沂一个健走团再次上路,这一次,他们全体队员身穿反光服、手持荧光棒,两侧各有多名安全员,后面竟然还有叉车跟着。记者联系到相关负责人了解到,这支队伍是临沂山鹰户外运动俱乐部徒步32队。

徒步32队领队刘军海:是我的队伍不假,但是网上都是炒作的,他们给我炒作的。

有网友质疑,没有牌照的叉车上路,违反了交通法规。刘军海解释称,这是偶然现象。他是做叉车出租的,儿子干活正好路过,后面负责护卫的就拿着旗子上了车,跟着队伍回去的。

这支徒步队伍都是50岁左右的中年人,每天晚上20点左右开始徒步健身,还有人质疑,这支“暴走团”也是行走在机动车道上。刘军海表示,这些言论并不属实。当时也有民警上前进行安全教育和提醒,他们也尽量靠边走。但有机动车停在人行道,他们有时就得绕一下。

为何喜欢“暴走”?不少爱好者表示,尽管常被称为“暴走”,但它不像在欧美国家那样,属于高强度运动,而是强度适中、简单好学,技术含量比广场舞更低,也因此得以迅速风靡。

专家:需走人行道 列队不得超过两列

城市道路如何划分?如此“暴走”又是否合法合规呢?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表示,道路交通法规规定,在城市道路上,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都必须按道行走,列队行走方式也必须要走人行道。行人上路列队行走时,只能列两列。但是,在一些公路上,由于没设置专门的人行道,所以允许行人在公路上行走,但必须靠路的右侧行走。

另外,当自己的道路被施工方或其他停放车辆占用,需借用其他车道时,称为借道行驶。在借道行驶中,因路权是对方的,因此,“注意责任”及“安全责任”由借道行驶一方承担。

从网络视频上看,“暴走团”走到了马路崖子下方,一般来讲,马路崖子下方多数为机动车道,但还是要由道路管理部门给予最终认定。另外,该健步团似乎有三列甚至四列,所以初步看来,还是有一些违规行为,最终违规到什么程度仍需主管部门认定。 

一场意外车祸,让“暴走团”一夜成名,也成为众矢之地。然而话音未落,另一支“暴走团”在反光条、荧光棒和叉车护卫下高调上路,让不少人有了“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户外“暴走”究竟有没有错?“暴走团”果真无路可走吗?

央视评论

即便暂时无路走 也不能“暴走”公路

8日早晨,出租车撞入“暴走团”行进队伍,造成一死两伤的惨剧。毫无疑问,肇事司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驾驶行为是具有高度危险性的行为,因此需要时刻保持高度警惕。显然,肇事司机车行在路上,谨慎驾驶的警惕心却飞到了九霄云外。同理,“暴走团”走上机动车道,同样负有重要责任。机动车道是给机动车通行使用的,仗着人多,喊着口号就能合理霸占路权,法律没有类似规定,情理也根本说不通。

当然,“暴走团”团员的说法是“日常行走的道路因维修封闭”,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才进入机动车道。但显而易见,这样的说辞并不能让违反规则的行为变得合法。

△资料图

就事论事 不应妖魔化健身需求

本来是一场关于“规则意识”的探讨,在讨论中舆情却渐渐走偏。有人说,“暴走”的大爷大妈挤占机动车道,撞死活该。还有人把这样的事情与广场舞之争联系起来,再次得出“坏人变老”的结论。事实上,只要仔细看一眼相关新闻,我们就能了解“暴走团”中老年人只是一部分,中青年团员并非少数派。至于“撞死活该”的说法,不仅流于情绪化,且未必公允,更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毫无疑问,当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8000美元以上时,人们对于健康生活的渴望愈发强烈。无论是“暴走”还是跑马拉松,几乎都在一夜之间成为热潮。马甲线和哥本哈根减肥食谱也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但与此同时,健身场地和器材与人们需求之间的矛盾愈发凸显。一方面,健身近乎成为生活中的刚性需求;另一方面,场地和服务暂时无法满足蓬勃兴起的健身热潮。只要这对矛盾存在,广场舞场地之争和机动车道上“暴走”等类似故事,乃至事故,就会不断地发生。

△资料图

规则不能靠悲剧警醒 让“暴走团”有路可走考验政府治理智慧

规则意识不可缺,法律意识不可少,这是“暴走团”遭遇车祸给我们的最大启示,但思考绝不能到此止步。假想一下,“暴走团”如果有景观步道可做选择,走上机动车道的可能性有多高?去过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人们都知道,每至周末那里都人满为患,足见场地之缺。我们的城市,往往在规划之初就给机动车和钢筋水泥让渡了太多的权益,行人无路可走和锻炼无处可去的尴尬比比皆是。今年,北京将建立自行车专用“高速路”的新闻引爆了朋友圈,就是对城市规划的纠偏。

长远而言,城市应当规划更多的慢行道和公共活动场地,让“暴走团”有路可走,让广场舞有地可跳,让年轻人和老年人各得其所,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说过,“没有全民的健康,就没有全面的小康”,向着这个目标迈进,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