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万象 > 正文

戏精怎么了?“会讲故事”也是保命的技能啊
发表时间:2017-12-07 21:49:20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203351

摘要:王继芳,王吉财,王绘春,王怀忠,张璇个人资料,张悬 吴青峰,张旭豪

原标题:戏精怎么了?“会讲故事”也是保命的技能啊!

作者:半个书生

编辑:婉珺

20万年前,当人类的祖先跨过西奈半岛,踏上另一个大洲的土地时,他们可能没有想到,自己的子孙将会成为这个水蓝色星球上最成功的物种。

 

人类迁移路线示意图。图片来源:nationalgeographic.com

 

这已经是人类的第三次尝试。祖先们走出非洲的过程绝非一蹴而就,而是一场随着气候变化和人口繁衍而延续了数万年的自然迁徙。此时我们的祖先不但学会了缝制衣物和人工取火,更重要的,他们已经有了较为复杂的语言——这可能是让他们从一小撮在非洲辛苦求生的大猿,变成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地球主宰的最重要因素。

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一书中曾用“认知革命”来形容语言对人类的巨大影响力[1]。语言的出现使得人们可以组成更具有凝聚力的团体,执行更复杂的计划,形成部落、国家,以及我们今天要特别强调的,使人类具有了讲故事的能力

 

 

 

一项近日发表在《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上的研究中,来自伦敦大学学院的丹尼尔·史密斯(Daniel Smith)和同伴们指出,恐怕我们一直忽视了“讲故事”这项能力对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性。通过对居住在菲律宾的阿格塔(Agta)居民和他们口口相传的故事进行分析和研究,研究者们发现讲故事给个人集体都带来了显著的优势。

 

阿格塔人

和他们的故事

阿格塔人是菲律宾最古老的居民,也是现存的原始部落之一。他们生活在菲律宾吕宋岛的海边和马德雷山上,如今依旧保持着狩猎采集的社会形态,平时以亲属近支组成二三十人的小团体进行活动,组成一个“营地”(Camp)。阿格塔人的食物来源主要依靠狩猎和采集,与人类祖先的生活方式最为相似。

 

 

一位阿格塔年轻人。阿格塔人普遍身材矮小,皮肤暗黑,毛发鬈曲,与人类的先祖非洲俾格米人很像,但二者血缘关系较远,由于婴儿死亡率高,人均寿命仅有约20岁。图片来源:Dnacario

流传在阿格塔人之间的故事是什么样的?史密斯请营地的长者把平常讲给孩子们或其他人的故事讲给他听,经过3个夜晚,史密斯收集到了4个故事。这四个故事都以自然实体为主角,传达了社会规范信息,特别是性别平等、团体合作和群体认同的思想,同时也体现了社会规范执行的机制,比如强调合作的好处胜过竞争,对等级制度的反制以防止个人权利积累等[3]。

 

阿格塔人的四个故事。数据来源:参考文献[2],翻译:半个书生

 

这些主题并非阿格塔人故事独有的。其他狩猎采集社会中的故事中也经常出现阿格塔故事中所讨论的主题[4]。

在进行了大量的文献研究调查后,史密斯和同伴一共收集到包括阿格塔故事在内的89个故事,分别来自7个不同的狩猎采集社会。他们发现约70%的故事被归类为“社会行为”(即规定社会规范或协调行为与期望),比其他任何类别都要多。可以推测,在这些原始形态的社会中,故事的传播可以提供一种机制来协调社会行为,传递社会信息,促进部落成员的合作。

 

根据内容将这89个故事分成四种类别:社会、宇宙学、自然现象和资源利用。每个故事可能属于多个类别,因此百分比会超过100。括号中百分比显示了该类型故事占对应部落故事总数的百分比。注意Agta和Aeta混居在吕宋岛,因此用一栏表示。可以发现,绝大多数故事中都出现了社会相关内容。数据来源:参考文献[2],翻译:半个书生

 

 

故事讲得好有用吗?

有的!

讲故事这样的能力在狩猎采集社会有什么用处?

为了研究这个问题,史密斯邀请来自18个营地的290位阿格塔居民参加了一场关于资源分配的游戏。

在游戏之前,他让阿格塔居民推荐他们眼中故事讲得好的人,人数不限。根据被推荐次数,史密斯为每个受到提名的讲故事者(story-teller)的水平进行了打分,同时也计算出各个营地中被提名者占总人数的比例,这个比例将被用于代表整个营地讲故事能力的水平。

之后,资源配置的游戏开始了。在这个游戏中,参与的人可以选择独占或者分享自己手中的资源,史密斯等人则记录了游戏中人们进行分享的次数。

在对游戏结果进行统计和分析后,史密斯和同事们发现,一个营地讲故事水平越高,成员之间越乐意分享合作。由此也可以推测,爱分享的营地凝聚力更强。

 

提名比例与分享的关系。横坐标表示被提名人数占营地总人数的比例,纵坐标表示游戏中分享的次数。灰点表示不同营地每个人的分享次数,黑点表示每个营地的平均分享次数。可以看出,在讲故事者占总人口比例大的营地,人们更乐意分享资源。图片来源:参考文献[2],翻译:半个书生

 

讲故事的能力

本人有什么好处呢?

史密斯在这18个营地中邀请了291为居民,让他们选出最想与之生活的人(最多可提名五人),同时,也请他们提名了自己营地中在狩猎、捕鱼、植物采集和医术等方面有专长技能的人。结果显示,会讲故事的人被提名的概率两倍于没有任何技能的人——几乎与直系亲属和亲密朋友的被提名率相当,同时也远高于具有其他技能的人。看来,在阿格塔人的眼中,讲得一手好故事是一项十分受欢迎的能力,善讲故事者拥有超高的人气。

一个更为直接的事实是,会讲故事的人比一般人平均要多出0.53个能够存活的后代。这可能是因为能讲故事的人会获得其他伙伴的奖励作为报酬;部落成员因为讲故事者而合作更紧密,凝聚力更强,而讲故事者也可以得到部落成员的额外照顾。正是这种互惠互利的关系,让讲故事者的基因可以更广泛地流传开来。

 

图片来源:《疯狂原始人》海报

 

阿格塔人的生活也许就是我们祖先生活的缩影。在阿格塔的营地里,擅长讲故事的人不但能让整个团体更加团结,合作更紧密,而且自身也能有更多的后代,更为广泛地传播自己的基因。也许正是这样的原因,我们的祖先才能从毛茹饮血的远古一路披荆斩棘,成为现在爱讲故事爱八卦也爱分享的我们。(编辑:婉珺)


参考文献:

  1. 尤瓦尔?赫拉利.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M]. 中信出版社, 2014.

  2. Daniel S., Philip S. et al. Cooperation and the evolution of hunter-gatherer storytelling. Nature Communication, 2017.12.

  3. Scalise Sugiyama, M. The forager oral tradition and the evolution of prolonged juvenility. Front. Psychol. 2, 133 (2011).

  4. Boehm, C. Hierarchy in the Forest: The Evolution of Egalitarian Behavio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一个AI

请注意,戏多、口才好、演技好的才叫“会讲故事”,单纯的戏多就只是烦人而已。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