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播报 > 正文

罗海琼:我习惯从零开始 演员什么年龄都是最好的
发表时间:2018-01-10 13:29:08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235901

摘要:艾滋病咨询,艾滋病手抄报,艾滋病皮疹,艾滋病免费检测,www.open.com.cn,www.nuomi.com,www.nsxzs.com

罗海琼(资料图)

从《像雾像雨又像风》中知书达理的方紫仪,到《好想好想谈恋爱》中极具文青气息的陶春,再到《借枪》中一提钱就两眼放光的裴艳玲,罗海琼塑造了不少令人难忘的荧屏形象。如今,她凭借电视剧《风筝》中刚烈强势的八路军女科长“韩冰”一角重回了大众的视线。该剧播出后,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黄金档收视率排行榜中分列第一、第二。

自从八年前结婚生子,罗海琼一直在陪伴女儿,享受家庭生活,大大减少了工作的比重。《风筝》热播之时,她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她说,自己是一个习惯从零开始的人,一直明确知道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做了决定就不会纠结,因此当初放弃女演员的光鲜回归家庭,自己也很享受。如今,两个女儿都长大了,她又可以重新站在镜头前演绎新的人物。“做演员,什么年龄都是最好的时候”。

《风筝》

原本不在计划之内

罗海琼从出道起就没有扮演过“不美”的角色。《风筝》对她而言,无疑是个例外。她在剧中塑造的韩冰是一个严肃、古板的女干部形象,说话一板一眼、一字一顿,造型上也没有任何修饰,剧中总是穿着一身宽大的灰蓝色套服。从外形到人物性格,都与她之前的荧屏形象差别很大。

罗海琼说,《风筝》原本并不在她的计划之内。她第一次听到这部剧时,它已经开机了。由于之前的女演员脚受了伤,拍了十多天的剧组只好停工。这时,罗海琼的老公费麒把剧本拿给她看,说是特别好的一部剧。而她根本没心思接戏,“那个时候我大女儿才一岁多,我每天沉浸于和孩子在一起的快乐中。而且又想生老二,也没减肥,整个人都不是一个接戏的状态。”费麒和她说,这是十年一遇的好剧本,“他劝我,咱们以后自己也要做剧,你就当看看这个剧本为什么这么好。”罗海琼磨不过他,看了三集,韩冰还没出现,她已经爱上了这部剧。

罗海琼见了制片人杨健,然后见了导演柳云龙。柳云龙看了她一眼,说可以去定个妆,但罗海琼听见他悄悄跟剧组同事说,先别给她剪头发。没想到,一定妆,柳云龙就拍了板,可以剪头发了。

柳云龙最开始对韩冰的定位是,这是一个扎到人堆里不会被任何人注意到的女同志,他觉得罗海琼太漂亮了,而且之前她演绎的又都是美女。没想到化了妆之后,罗海琼一头齐耳短发,额头上的一缕头发用红头绳斜扎在右边,腮边明显的高原红,“土”得像变了一个人,“连我都觉得自己跟个大苹果似的。”

她说,如果观众觉得韩冰“不美”,那恰恰说明这个角色的“打开方式”对了,“我在女儿、老公面前都要美美的,但对人物来说,我在意的是对不对。”

A 成长

为演《像雾像雨又像风》,辞掉上戏工作

带着有点从天而降和命中注定的意味,罗海琼接下了《风筝》,对她而言,最残忍的就是和女儿分开。剧组启程第一站直奔漠河拍摄,一周后她请了假回家,一进门女儿都不认识她了,“那一瞬间我的心都碎了,再去剧组就一直带着她。”她说,有了孩子后,会更想把戏拍好,“因为这个时间原本可以陪孩子,既然拿出来就希望做到最好。”

罗海琼一直很清楚自己要什么,选择这个时期自己最看重的,其他都可以忽略。“我不喜欢拖泥带水,做好决定就往前冲。”

由于从小喜欢跳舞,少女时代的罗海琼报考了甘肃省舞蹈艺术学校,毕业后被分配进了兰州歌舞团跳了四年舞蹈。虽然年纪并不大,但当时在歌舞团也是台柱子。

1994年底,罗海琼领舞的一部舞剧到上海戏剧学院演出,台下坐着上戏的老师,一位老师就鼓励她到上海上学。她记得当时老师说,表演就是把什么都当真的就行了。就为了这句话,1995年春节刚过,她就辞去了歌舞团的工作,同年考入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前,罗海琼被学校留任做形体老师。但这个时候,她遇到了《像雾像雨又像风》,为了接演剧中方紫仪一角,她又放弃了当老师的机会。

她说,其实当年与《像雾像雨又像风》的相遇颇有几分戏剧性。早在排练毕业大戏时,赵宝刚就去观摩过,偏偏那天罗海琼没在。赵宝刚问陆毅,你们班同学都在吗?陆毅说只有一个女生没在,并把罗海琼的照片拿给他看,赵宝刚就记住了她。“几个月后,他就定下由我演方紫仪。我就去学校请假,可学校怎么也不同意。我脾气冲,就打了个辞职报告,直接去剧组了。”

B 回归

就算逛菜市场,也是在“演戏”

“我很小就觉得做演员特别开心,想演一辈子戏。”但2011年电视剧《借枪》播出后,很多人找罗海琼拍戏,她却一部都没接,只想着生孩子、当母亲。

虽然如今在家陪伴女儿的时光幸福安逸,但她也会想念演戏的感觉。她去看同学演的话剧,看完人瘫在座位上,心里一阵阵难受,在被舞台上角色打动的同时,也想去演戏。但从剧院出来见到女儿,一下就好了。“家庭事业真的很难平衡,我心里一直没有放弃对演戏的热爱。就算我每天去菜市场买菜、接送女儿和其他妈妈们打交道,这些也都是人物关系,对我以后再演戏都是有帮助的。”

如今,大女儿已经上了小学,小女儿在上幼儿园,罗海琼觉得,自己重新回归到演员的时机成熟了。

而对一个女演员而言,年龄无疑是一道客观存在的难题,演技再好,一到中年,也只能演一些女主演妈妈的角色。这些现状,罗海琼不是没有想过。“我也考虑过,再过两年出来,不可能像之前都是演谈恋爱那种戏,但我都能接受。人生随时可以从零开始。”

在罗海琼看来,对于未来的复出,就像当初选择回归家庭一样,是件顺其自然的事。“现在对生活的理解更丰富了,应该是演戏最好的年龄。而且也更自信了,当年演《像雾》其实并不知道在演什么。能给的只有青涩,那也恰恰是角色该有的。”

C 日常

细到安排家里老小吃什么

如今,罗海琼一天的生活日常是这样的,早上送大女儿上学,回家路上买菜,到家再把二女儿送到幼儿园。因为家里有老人一起住,每个人爱吃什么,食物怎么搭配都不一样,回家把每个人要吃什么交代给阿姨后,她还要去学习英语、国标舞蹈。下午两点半接大女儿放学,陪老大弹琴,再接二女儿放学。这些日常而细小的接送过程都是她自己完成。

《风筝》播出后,两个女儿都知道妈妈是女演员。“有一次,我大女儿同学的妈妈跟我说,特别喜欢我的戏。女儿就知道了别人喜欢妈妈,在人多的时候会喊,罗海琼你过来。”

罗海琼说,孩子是一面镜子,看上去是她在陪伴孩子,实际上是孩子反过来教给她更多。有时候她说话声音大了,女儿就说,妈妈你慢一点说;偶尔罗海琼跟大女儿生气,女儿会说,妈妈你好好说;罗海琼跟老公拌嘴的时候,女儿会说,妈妈你跟爸爸是相爱才在一起,有了我们,你俩有什么不能好好说。“我说妈妈以后一定会温柔地对爸爸。”

大女儿是个小淑女,非常懂事,在学校吃饭就打一点点,问她为什么不多盛一点,她说不能浪费,吃完了再去拿。妹妹是个开心果,喜欢黏着姐姐,姐姐也很包容她。两个女儿的性格都随妈妈,很独立。在家她会跟女儿讲道理,哭闹是行不通的。

不过,罗海琼少量的工作节奏还是会让女儿感到不适,她就跟女儿讲,“你们上学妈妈都支持你们,妈妈去工作你们也要支持。我跟她俩说,妈妈是需要有社会工作的。你们是个社会人,我也是。”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