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万象 > 正文

西媒:“冰花男孩”刺痛人心 中国留守儿童急需更多关爱
发表时间:2018-01-13 00:39:37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238840

摘要:mc979ch/a,mc34063中文资料,mc34063,mba报考条件,bisi,bios之家,bing.com

原标题:西媒:“冰花男孩”刺痛人心 中国留守儿童急需更多关爱

参考消息网1月13日报道 西媒称,近来,一张8岁男孩的照片在中国互联网上引发热议,照片中的男孩头发和眉毛结满冰霜,被网友称作“冰花男孩”。这个孩子叫王福满,是云南昭通的一名农村儿童,他的家离学校有4.5公里,每天要步行一个多小时上学,由于近期气温在零下9度左右,到教室时他就变成了“冰花男孩”。王福满就读的转山包小学的老师抓拍下的这张照片迅速在社交网站上传播开来。

据西班牙《先锋报》1月11日报道,从照片上看,王福满衣着单薄,脸颊被冻得通红。不过,尽管每天上学路上都要忍受严寒,小福满从没旷过课。

另一张照片上可以看到,小福满的手冻得干裂,好像一个老年人的手,因为这么长的上学路,他并没有一双手套来防寒保暖。

据了解,小福满和姐姐两人目前与奶奶生活在一起,家里的房子是土坯房,房顶还搭着草棚。他的妈妈两年前抛弃了他们,出远门打工的爸爸已经几个月没回家了。在中国,像小福满和姐姐这样的孩子被称为“留守儿童”。

报道称,小福满的照片令全世界动容,社交网站上有数以十万计的人转发、评论。其中不少人表达了想要为小福满所在的学校捐献衣物的意愿。云南当地政府已经启动了一项为小福满和其他贫困儿童募捐的行动。

转山包小学校长表示,王福满同学每天坚持在寒风中步行一个多小时上学,是一个励志榜样,他的数学成绩还非常好。

报道称,从另一方面来说,中国的“留守儿童”问题是规模巨大和不均衡的工业化进程带来的,影响到了6100万未成年人。根据2016年的官方统计数据,中国流动人口2.47亿,平均年龄29.3岁。这些“留守儿童”的父母将孩子留在老家的理由主要包括没时间照看他们、无法负担他们的基本开销和不清楚打工城市对这些孩子有无社会保障服务。

报道称,“冰花男孩”的照片也引发了网民们关于贫困儿童、留守儿童等问题的激烈讨论。据报道,1月10日,共青团云南省委、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等已经将募集的首批10万元爱心捐款送至转山包小学及附近高寒山区学校。(编译/韩超)

【延伸阅读】港媒关注内地6100万留守儿童:情况在改善 症结仍待解

参考消息网9月6日报道 港媒称,中国官方数字显示,去年全国留守儿童多达902万人,如果更宽泛地把父母至少一方外出打工的孩子都计算在内,留守儿童的人数高达6100万。虽然父母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撇下年幼孩子的危害,但要想赚钱就似乎别无选择。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9月4日报道,学校放假了,八岁的马娟(音)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路边两把椅子间系上松紧带和10岁的姐姐一起跳皮筋。

其他城市的孩子到了暑假都跟父母出去玩了,小娟却一步也没有走出她家所在的茨竹村,这里距离贵州省毕节市有三个小时曲折蜿蜒的车程。

她的母亲在她三个月大的时候就跑了,父亲在1800公里以外山东省的建筑工地上打工,只有春节才回来。

“我恨爸爸,他不陪我玩儿。”小娟说。

小娟和姐姐跟着奶奶生活,而这个贫困的小山村里到处是留守儿童。他们的父母迫于生计外出打工,把孩子留给老人照看。

报道称,虽然父母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撇下年幼孩子的危害,但要想赚钱就似乎别无选择。

“孩子们还太小,不懂事,可我弟弟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他能怎么办呢?”小女孩的姑姑马菲(音)说。奶奶今年5月摔了一跤后拄上拐杖,姑姑临时来照顾她。

中国官方数字显示,去年全国留守儿童多达902万人。留守儿童是指父母双方都外出打工或者父母一方外出打工、另一方未尽监管职责的儿童。

如果更宽泛地把父母至少一方外出打工的孩子都计算在内,留守儿童的人数高达6100万。

国务院去年发布的指导文件要求建立一套制度,由家庭、政府、学校和社会团体共同参与关爱留守儿童。

文件还承诺,通过改进法律法规到2020年使留守儿童人数明显减少。

中国媒体去年报道说,在2015年后,毕节市政府鼓励外出打工的父母们返乡。茨竹村归毕节市政府管辖,该市共有26万名留守儿童。

中国还做出前所未有的努力对留守儿童现状进行摸底登记。尽管如此,父母们不得不把孩子留在老家至少一段时间。

九岁的张心怡(音)和她11岁的哥哥张世正(音)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父母都在深圳的一家工厂做工。

去年夏天,两个孩子在暑假期间跟着父母到了深圳。心怡表示,她不记得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或者吃了什么特别的东西,但跟爸爸妈妈在一起就很开心。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童小军说,指导文件发布后情况已有改善,政府做了一些工作对缺少监护的农村儿童进行情况摸底。

报道称,宣传活动让一些父母意识到了自己应当陪在孩子身边并回到家乡,但在有些地方,父母不能或不愿返乡,此时就要改变策略。童小军指出:“社会服务应当侧重于帮助负责照顾孩子的老人。”


茨竹村的宣传画呼吁家庭承担起监护子女的责任(香港《南华早报》网站)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09-06 09:29:47)

【延伸阅读】解决留守儿童问题不能只靠父母返乡

戴先任

7月21日,北京上学路上公益促进中心发布2017年度《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白皮书显示,农村学校学生中,因父母均外出而无人照料的留守状态学生占近三成。而这些儿童中,超一成农村完全留守儿童与父母一年不见一面。民政部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父母外出的情况严重影响了农村留守儿童的身心健康发展,对于将持续到2017年底的留守儿童关爱保护行动,民政部明确,无监护儿童父母外出务工责令返回(7月23日《新京报》)。

缺失父母监护的孩子缺乏亲情的供养,他们更容易出现心理疾病,也更容易受到意外伤害,不利于孩子成长。对于这一问题不能大意。父母是孩子的第一监护人,不管是城市留守儿童,还是农村留守儿童,造成他们无人照料的留守状态,都是父母监护责任缺失所致。父母对孩子不能只管生不管养。民政部称将责令无监护的儿童外出务工的父母返回,就是督促父母履行第一监护人的责任。

不过要看到,那些外出务工而不能照顾到孩子的父母,很多都有苦衷。回家照顾孩子则难以养家糊口,种田务农对于很多青壮年来说,并非是理性选择。在很多农村地区,种田务农的活儿多是上年纪的人在干,青壮年则外出务工,这样才能养家糊口。而城乡之间长期存在的二元制结构,也让广大背井离乡的进城务工人员无法在城市落户,他们的孩子也无法与城市里的孩子在受教育等方面享受同等待遇。在约千万名农村留守儿童中,有近三成的学生处于无人照料的留守状态,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可以说,其中的大多数孩子的父母并非不想照料孩子,而是为了生计不得不让孩子处于无人照料之中,相信父母们知道这样做的危险性。所以,很多留守儿童没能得到父母的悉心照顾,父母不能陪在家乡或是把孩子带到城市与自己一起,很多并非是父母不想尽自己的监护责任,而是有着诸多无奈。

如果让外出务工的父母都返回家乡照顾孩子,这显然不现实,虽然会让孩子脱离无人监护的状态,却可能让整个家庭陷入经济窘迫的困境。这样可能会让父母囿于经济压力,从而失去对孩子进行更为有力监护的能力。

所以,虽然要强调父母的责任,父母不能为了赚钱而不顾孩子的“死活”,要督促父母履行好监护责任,但也不能简单地让这些无法负起监护责任的父母返乡,不能一刀切,要具体情况具体对待。

政府部门也要尽好责任,对于农村留守儿童多一些关爱与温暖,在其他近亲属、村(居)民委员会或救助管理机构等临时监护照料期间提供更多帮助。当然,根本的解决办法是要能加快推进户籍制度改革,让随迁子女能够享受到与城市孩子一样的各项待遇。此外,还要加快转型发展,让农民在家门口就可以实现就业等等。只有家长、学校、政府及全社会都尽好自己那份责任,才能为留守儿童编织好一张强有力的保护网。

(2017-07-25 14:49:29)

【延伸阅读】召回无监护留守儿童父母是排除风险的最直接手段

作者:然玉

近日,2017年度《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发布。白皮书显示,农村学校学生中,因父母均外出而无人照料的留守状态学生占近三成。而这些儿童中,超一成农村完全留守儿童与父母一年不见一面。对此,民政部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父母外出的情况严重影响了农村留守儿童的身心健康发展,对于将持续到2017年底的留守儿童关爱保护行动,民政部明确,无监护儿童父母外出务工责令返回。(7月23日《新京报》)

留守儿童的境况,一直牵动人心。从最新统计数据来看,这一群体的生存现状,仍然只能用不尽如人意来形容。调查显示,一半以上的农村完全留守儿童(父母都外出)与父母一年见面少于2次。而由此所引发的,则是“成绩明显退步”“在校被人欺负”等一系列问题。当然了,除了这种种衍生性风险,更直接的隐患还在于,尚有大量儿童处于不确定或无人监护的状态,他们可说是最亟待关注的一群人。

为此,民政部强调“无监护儿童父母外出务工可责令返回”。这一举措,获得了舆论的一片点赞力挺之声。其实早在去年,国务院就专门印发通知,要求“不得让不满16岁儿童无监护独居”。就常理而言,责令父母返回,显然是结束儿童无监护状态最有效的办法;而在此之外,民政部也允许父母可“确定受委托监护人”——在外出务工仍是很多人刚需的当下,这可说是一种无奈的妥协和变通了。

责令无监护儿童的父母返回,实际是采取最直接的手段、化解最紧迫的风险。当然了,要真正推动这一政策落地,还需要许多前置性的工作要做。比如说,摸底排查、登记造册,并建立“一对一”的专人跟进机制等等……无人监护留守儿童虽然整体数量较多,但分解到每个村庄,往往也就涉及到几户人家。这就提示相关部门能够真正厘清价值排序,并拿出最大的诚意与精力,来优先解决这一问题。

“无监护留守儿童”,作为“留守儿童”中隐患最大、矛盾最突出的特殊人群,理应得到最及时的公共关怀。而事实上,对于无监护儿童问题的治理,也恰恰是“留守儿童”一系列复杂问题中,解决思路最清晰、责任分摊最明确的。在这一大背景下,各地实在没有任何理由借故推脱、敷衍塞责。无论是召回外出父母落实家庭监护,还是在个别情境下由公共部门指定监护,最重要的就是行动起来,切实维护留守儿童最基本的权益。

让留守儿童都处于有人监护的局面,并不是多高的要求,甚至只能说是捍卫了法定的兜底性权利而已。在此基础上,我们所要实现的更高阶的目标,显然是让所有留守儿童都能摆脱所谓“弱监护”的状态,并推动其接受更为全面的看护、更为完善的抚养,以及更为充分的教育。从没人管到有人管,从有人管到管到位,关怀“留守儿童”,还有很多事情有待去做。(然玉)

(2017-07-24 10:36:40)

【延伸阅读】阿坝“文化精准扶贫·关爱留守儿童”艺术品慈善拍卖举行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四川阿坝州“文化精准扶贫?关爱留守儿童”艺术品慈善拍卖活动现场。 王爵 摄

中新网成都7月23日电(王爵 安源)23日下午,四川省阿坝州“文化精准扶贫·关爱留守儿童”艺术品慈善拍卖活动暨爱心书屋捐赠仪式在成都举行。张大千、徐悲鸿、唐寅(唐伯虎)等书画名家精品字画藏品在现场公益慈善拍卖。

据主办方介绍,本次活动有四川省内外100位书画名家和艺术品收藏家赞助捐赠提供的书画藏品,有张大千、徐悲鸿、唐寅(唐伯虎)、王琦、魏宇平、赵蕴玉、雷九泰、邵仲节、祁峰、王志鸿、李兵、米金铭、欧阳中石、黄绍勋、戴跃、舒炯、吴长江、林峤、何开鑫、雁西、李永平等书画名家的精品字画进行现场公益慈善拍卖。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价值连城的爱心拍卖翡翠、名贵瓷器玉器及书画艺术作品。 王爵 摄

活动现场,由四川省内外收藏家们提供的清代帝王绿翡翠手镯、元青花麒麟大盘等宋、元、明、清名贵瓷器玉器及顶级挂件现场公益竞拍。所拍卖的善款,定向用于阿坝州爱心书屋建设。参加慈善拍卖的爱心单位来自四川省内外的有实力、有爱心的企业家和热心于公益事业的爱心人士,他们积极支持四川省阿坝州文化精准扶贫艺术品拍卖会,关爱留守儿童,关心支持四川公益慈善事业,体现出这些企业家们和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弘扬和传播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弘扬中华民族的行善积德、乐善好施、大爱无疆的传统美德。

活动当天,还举办了“慈善行天下·书香进百校”——阿坝州“关爱留守儿童·情系贫困学生”爱心书屋捐建启动仪式。并现场为26名阿坝茂县新磨村的受灾儿童捐赠了服装。

据介绍,近年来,阿坝州以“青春同行脱贫路”共青团助力脱贫攻坚专项活动为基础,整合社会慈善资源,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慈善事业,全面做好藏区留守儿童和贫困学生的关爱工作,有效地解决了该州贫困学生和留守儿童阅读书籍匮乏的现状,全社会助力脱贫攻坚,乐善好施、扶贫帮困、奉献爱心的传统美德在巴蜀大地上弘扬传播。(完)

(2017-07-23 18:35:00)

【延伸阅读】中美高校志愿者为留守儿童举办暑期夏令营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7月15日,留守儿童参加“彩虹行动”暑期夏令营开营仪式。 乐细巾 摄

中新网福建建宁7月15日电 (乐细巾)7月15日,在福建省建宁县城关中学,60名城乡留守儿童汇聚一堂,参加“彩虹行动”暑期夏令营开营仪式。

在为期一周的“彩虹行动”暑期夏令营活动期间,中美两国高校20名大学生志愿者将提供能力建设培训和训练课程,提高当地留守儿童团队合作及社会实践能力。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中国留学生郑羽萌是建宁县“彩虹行动”留守儿童夏令营项目的总筹划人。郑羽萌说,该夏令营通过互动课堂、团队合作游戏和社区实践服务,将增强留守儿童自信心和创造力,助力当地留守儿童群体健康发展。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美国圣罗伦斯大学国际文化研究交流中心亚洲项目主任黄慧接受采访时说,彩虹行动2011年启动以来,招募及培训了来自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等海内外高校100余名大学生志愿者,先后为北京、江苏、浙江和福建500多名留守儿童举办了夏令营活动。

山东大学学生张元2015年加入了“彩虹行动”,是建宁县留守儿童暑期夏令营的大学生志愿者。张元说,通过团队“破冰”、团队实践等活动,将给留守儿童夏令营孩子们的“心中播下一粒种子,让它慢慢健康成长。”(完)

(2017-07-15 18:27:00)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