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万象 > 正文

日媒探秘“云际上”的中国世界级酒庄:自然条件得天独厚
发表时间:2018-01-14 00:58:43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239496

摘要:java程序员面试题,java程序员,java编程语言,java编程思想,51voa,51testing,51test

原标题:日媒探秘“云际上”的中国世界级酒庄:自然条件得天独厚

参考消息网1月14日报道 日媒称,清澈的空气中,成片的葡萄田将山坡染成红色,头顶的蓝天触手可及——这是坐落在喜马拉雅山脉山脚下的中国云南省德钦县阿东村。该村与香格里拉市相邻,居住的主要是藏民。2017年11月底,阿东村举行了庆祝葡萄丰收的活动,这天,身穿色彩鲜艳的民族服装的约80名村民聚集在广场上,围坐在铁锅制作的菜肴的周围,不时举杯庆贺。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1月4日报道,村里的新酒庄酿造的高级红葡萄酒名叫“敖云”,中文里有“遨游云际之上”之意,而这正是如今吸引全球葡萄酒业者热烈关注目光的一个品牌。

“喝这款葡萄酒能让身体变得舒服,我已经喝了3杯,但还能再喝几杯,”53岁的杨四高饶有兴致的叙述品酒体会。他原本从事木匠工作,在酿酒厂建成之后,开始参与葡萄栽培。46岁的村长双桑丁则笑称:“(因为)来了法国公司,村子一点点富起来了”。

村长提到的法国公司是法国酩悦轩尼诗,作为在新天地里酿造葡萄酒的计划核心,该公司曾在拥有巨大市场的中国寻找理想之地。而经过4年的探寻,该公司选择了位于海拔2200~2600米高原的4个村子。在湄公河长年累月冲刷出来的山坡上,当地居民之前就在此栽种葡萄。

报道称,由于道路尚未完全开通,这里称得上是远离尘世的山间秘境。居民在这里充分利用陡坡,在梯田上从事农业,并以饲养在高原上栖息的牦牛等为生。在中国政府的推动下,这里在2002年前后开始了葡萄栽培,当时面向国内企业。这里收获的葡萄最初按每公斤的价格出售给当地的酿酒厂,不过,由于与质量相比更重视产量,因此并未形成充分发挥风土优势的高品质的葡萄种植。

报道表示,中国正处于从葡萄酒消费大国迈向生产大国的过渡期,产量的扩大成为当务之急,酿酒厂也猛增至数百家。仅从葡萄种植面积来看,中国如今已跃居世界第二位。

酩悦轩尼诗经过反复调查之后选择此地的最主要原因在于各方面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寒冷的气候类似于出产知名葡萄酒的法国波尔多。另一方面,由于雨量较少、昼夜温差大、日照时间短,葡萄成熟缓慢,也因此这里成熟的葡萄果皮更厚,形成了更多的单宁和更深的颜色。

“这个地方具有无限的可能性”,2013年在酒庄成立时就移居至此的负责人是酿酒师马克桑斯·杜鲁。他曾在波尔多大学学习酿造学,在智利和南非等葡萄酒的新天地长期工作,是一位具有研究人员气质的酿酒师。

报道称,4个村子合计约有30公顷土地,这些土地被划分为314个地块,有的小块田地只有10平方米左右,只能种5颗葡萄树,每个地块的平均面积为700平方米。根据各自的气象条件等这些土地又细化为500多块,对葡萄的培育进行细致管理。为了收获高品质的果实,杜鲁活用在各国学习到的经验,改变了收获和栽培的方式。沿袭当地农民在种植农作物的同时饲养家畜的传统手法,所有流程全部由手工完成:用葡萄田的杂草和落叶喂养牦牛,再把牦牛的粪便被作为肥料滋养土地,如此循环不停。

不过,杜鲁最初也遇到了重重困难,第一年度连工具都不齐全,只好使用中国白酒的酒缸来进行发酵。此外,酿酒员工全部为中国人,从生产到人员管理全部都是孤军奋战。杜鲁表示,除了与他们合作,更为重要的是尊重当地人的文化。

2016年,第一批年份葡萄酒2013年份的敖云一上市便获得了很高评价,敖云在日本的售价高达每瓶3.4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978元),作为稀有的葡萄酒而成为话题。敖云的单宁厚重、口感深沉、芬芳馥郁,与大量使用香料的中国菜很搭。

据报道,目前,敖云在中国国内的销量仅占15%,希望将来进一步提高在华销售比重。在庆祝丰收的活动上发言的杜鲁说:“很多人说我在中国酿造出最好的葡萄酒,其实这是大家的功劳,谢谢大家”,多次向村民表达谢意。

报道称,因为热爱大自然,杜鲁从心里热爱这份工作。他说:“创造性、自然、文化,一切尽在于此,每天都有新发现,感觉太棒了”,他的话语让人感觉也许这里就是葡萄酒和酿酒师的香格里拉(伊甸园)。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位于能环顾阿东村葡萄田的高坡上的敖云酒庄。(《日本经济新闻》网站)

【延伸阅读】新疆戈壁滩上起航的葡萄酒庄

中新网乌鲁木齐8月22日电(孙亭文 马卫平)在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简称巴州)境内的天山支脉霍拉山脚下,曾是茫茫无垠的戈壁滩,如今逾20万亩的葡萄树静静地生长。从空中俯瞰,绿色覆盖着这块被称为焉耆盆地的区域,这里不再“荒凉”,20多座葡萄酒庄隐藏在葡萄田里。

焉耆盆地“三面环山,一面临湖”,天山雪水滋润着这片古老的戈壁滩。在多年的试种葡萄树后,如今这里因远离污染、阳光充足、病虫害少等因素,独特的小气候环境,非常适宜发展酿酒葡萄产业。

自2010年起,来自北京的陈立忠女士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友人在焉耆盆地的戈壁滩上种植酿酒葡萄,追求着“中国精品酒庄梦”。他们在茫茫戈壁滩上进行科学化、标准化、精细化改良土壤,种植葡萄。而今,他们的梦想开始逐渐变成现实,短短几年间,他们酿造的葡萄酒已斩获60多枚奖牌,其中不乏英国品醇客银奖、布鲁塞尔金奖。

看中这茫茫戈壁滩宝贵之地的,还有新疆焉耆县本地人纪昌锋。他在2009年开始耕耘这曾经让人感到希望渺茫的沙砾土壤,现在6000亩地的葡萄田正结出丰硕的果实。

据考证,焉耆盆地是世界上较早种植葡萄和用葡萄酿酒的地区之一,早在公元前138年张骞出使西域,就有“左右以葡萄为酒,富人藏酒至万余石”的记载。

焉耆盆地酿酒葡萄的种植从1997年开始,已历经17年。自2000年以来,酿酒葡萄栽培面积快速增长,定植酿酒葡萄24.65万亩,占新疆种植总面积的40%左右,主要有赤霞珠、品丽珠、蛇龙珠、梅鹿辄等20多个优良品种,形成了“乡都”、“天塞”、“中菲”、“芳香庄园”等为代表的葡萄酒品牌。

近日,以“品西域佳酿、游大美新疆”为主题的“2016新疆首届丝绸之路葡萄酒节”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举行,共签约21个项目,签约金额达12.45亿元人民币。

官方认为,巴州已投产的葡萄酒企业25家,但企业规模小、带动力不强,缺乏大的龙头企业,与世界葡萄酒生产大国以及中国内地的知名葡萄酒企业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同时,由于品牌培育不够,缺乏全国知名度,市场占有率低,造成葡萄酒销量小、成品酒产量低,影响产业规模扩张和层次提升。

陈立忠和纪昌锋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认为,由于新疆的葡萄酒品牌建设起步较晚,“好酒也怕巷子深”,政府搭台举行葡萄酒节,对于提升新疆葡萄酒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加速葡萄酒品牌的建设非常重要。

据悉,巴州今后将加强“焉耆盆地”葡萄酒原产地保护,尽快开展焉耆盆地原产地地理标志申报和产区有机认证申请;利用海内外葡萄酒交易会、展销会、评酒大赛等进行推介,大力实施品牌战略,打造葡萄酒产区和特色葡萄酒文化。按照规划,到2020年在焉耆盆地种植酿酒葡萄30万亩,建设百家葡萄酒庄和1~2家年产万吨以上的葡萄酒厂。

据悉,新疆与法国波尔多、美国加州并称为全球三大酿酒葡萄黄金产区。目前,新疆酿酒葡萄的种植面积近66万亩,葡萄酒原酒生产能力40万千升,实际生产葡萄原酒19万千升,成品葡萄酒逾8万千升。(完)

(2016-08-23 13:26:02)

【延伸阅读】英媒:葡萄酒商在华掀“淘金热” 西北农村变酒庄

参考消息网6月19日报道 英媒称,中国饮酒者2013年喝掉18.6亿瓶红葡萄酒,使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红酒市场。随着这种嗜好的加剧,中国国内的酒庄在快速增长。

据英国《卫报》网站6月14日报道,坐着一辆满是尘土的日产骊威旅行车快速穿行于被阳光炙烤的中国西北农村乡野中的高源说道:“这是酒庄之路,”

“这里差不多有40个不同的企业家——也许更多。每天都在变化,”这位中国酿酒师解释说。当她巡视自己位于一个被官员们称为“中国波尔多”地区心脏位置的70公顷的葡萄园时,不无突兀地在法语、英语和中文间切换着自己的语言。

报道称,40岁的高源在波尔多大学的酒类研究所接受了训练。她是第一批在宁夏回族自治区的这个不毛之地开设企业的酒商之一。此地位于北京以西600多英里。凭借从父母处借来的30万元人民币,她在十多年前成立了银色高地酒庄这个后来的获奖精品酒庄。

2012年,她在贺兰山满是石头的东麓山坡上开辟了一个葡萄园,把赌注押在其焦干的土地可以出产世界一流的葡萄酒上。高源一边在刚刚种下的一行行赤霞珠、霞多丽、马瑟兰和味而多葡萄树中穿行,一边回忆说:“当时这里什么也没有。”

报道称,四年后,随着中国以及国际上的葡萄酒巨头和希望投身葡萄酒业的超级富翁们纷纷步高源后尘投资宁夏的葡萄酒厂,这里正在上演一场土地争夺战。

“这是一场淘金热,”常住北京的品酒专家赵凤仪说。赵凤仪是在剑桥大学担任葡萄酒盲品队队长时学会品酒的,她已经很多次到过宁夏。

报道称,贺兰县地方政府把这里比作加州的纳帕河谷。来到这里的访问者毫无疑问会认为自己置身于中国的葡萄酒大本营。

一条贯穿该地区的南北向公路上点缀着引导驾车者前往大量中国特色酒庄的路标。那里有兰一酒庄、驯牛酒庄、郁芳酒庄、格利奇酒庄、花红酒庄和志辉源石酒庄。再往下走你会到达蒲尚酒庄、名露酒庄、铖铖酒庄以及最后的和誉新秦中酒庄。

报道称,5月底,当一队队的农民工刨开葡萄园里的土地,挖出为了避开宁夏冬天零下25摄氏度的严寒而埋起来的葡萄树的时候,人们可以看到几十台挖土机在该地区满是岩石的土壤里开垦新的葡萄园。

数十年的快速经济发展已经让这个国家脱胎换骨——不仅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而且也成为最大的葡萄酒生产国之一,葡萄园的数目超过了法国。

报道称,中国饮酒者2013年喝掉18.6亿瓶红葡萄酒,使中国城为世界最大的红酒市场。

随着这种嗜好的加剧,财大气粗的葡萄酒狂热者展开了全球大收购。波尔多当地估计有7000多家酒庄,据报道其中的100多家已经被像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这样的中国大亨所拥有。马云仅在今年就买下了两处这样的酒庄,即萨尔斯酒庄和佩雷酒庄。

现在,中国国内的酒庄也在快速增长,而位于戈壁沙漠以南的贫瘠煤矿地区宁夏正在成为初露头角的中国酒商们的大本营。据高源70岁的父亲兼商业合伙人高林说,宁夏现有207家注册的葡萄酒企业,而1983年的时候只有一家。

报道称,外国葡萄酒厂商也在加入到这场热潮中。2013年,酩悦轩尼诗集团在距离银色高地酒庄不远处开办了一家占地6300平方米的酒厂生产起泡葡萄酒。

赵凤仪是北京龙凤美酒顾问公司的总经理。她说,假以时间和训练,中国可以生产出顶级的葡萄酒。“我非常坚定地相信,如果你倾注足够的爱、精力和努力,你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生产出好的葡萄酒。我不认为名酒产地梅多克和摩泽尔的石头有什么神圣的地方。”

报道称,高源的丈夫、法国酿酒师蒂埃里·库尔塔德对于宁夏的潜力直言不讳。46岁的他3年前移居到贺兰县,之前曾在法国葡萄酒业心脏地区的凯隆世家酒庄工作。他说:“我的梦想是像波尔多一样出色。我们胜利在望。”

鉴于专家们提醒说气候变化可能使世界优质葡萄酒产区的产量大幅减少,高源认为宁夏可以成为加州、波尔多和南非西开普等著名葡萄酒产区的重要替代。她在父亲位于省会银川的小型家庭葡萄园里说:“我认为这可能是新大陆中的新大陆。我们不打包票。我们只是尝试。我们有信心。”

报道称,高源的葡萄酒销售得不错。在她从意大利进口首台葡萄榨汁机之后不到10年,银色高地酒庄每年的产量达到大约6万瓶。它们大多将通过北京和上海等城市里的高档餐厅销售。赵凤仪说,高源的葡萄酒在中国堪称极品。(编译/曹卫国)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葡萄酒

(2016-06-19 00:23:02)

【延伸阅读】英媒称中国投资者重新命名老酒庄:目的是取悦中国饮酒者

参考消息网11月26日报道 英媒称,波尔多地区阿韦尔村庄的葡萄园从18世纪开始就产出典型的法国红酒。但是今年年初买下当地葡萄园的中国投资者所起的新名字一点也没有法国特色:皇家兔子酒庄。

英国《泰晤士报》网站11月23日报道称,300年来,这家葡萄园一直叫艺术之源酒庄,它之前的标志是一座威严的白色宅邸。

报道称,现在路上的指示牌是一只可爱的兔子,纯粹主义者担心,如果中国投资者执意对古老红酒进行公关包装的话,波尔多将面临身份危机。

报道称,至少四家葡萄园获得了新的名字,目的是取悦红葡萄酒消费数量增加的中国饮酒者,皇家兔子酒庄是其中之一。波尔多上梅多克地区的森尼艾克酒庄被改名为藏羚羊酒庄。

在圣埃米利永,拉图圣皮埃尔酒庄即将改名为金兔子酒庄。

报道认为,由于波尔多有8000多家葡萄园,中国人改名的举动不太可能改变本地区红酒业面貌。不过当地人担心其他中国投资者会模仿。

波默罗尔酿酒者工会主席让-马里·加德说,他希望这种战略“不会推广”。“为了我们的形象和名声考虑,如果著名酒庄的名字都改成兔子和羚羊,不太合适。”

报道称,当地报纸称“异域名字”的问题受到了严肃对待,因为近些年波尔多出售的40%葡萄园由中国人购买。

报道表示,中国人取代比利时人和英国人成为法国葡萄园最大投资者,现在在法国拥有160家左右酒庄,大部分位于波尔多。

报道称,波尔多主要人物敞开怀抱欢迎中国人,主要是认为他们推高了土地价格,翻新了凋零的产业。

报道称,不过也有人担心他们会把所有红酒面向飞速发展的中国市场销售,传统主义者担心会带来破坏性后果。他们担心中国投资者为了赢得中国饮酒者,会改变红酒口味以及酒庄名称。

《泰晤士报》网站称,今年截至目前出口至中国的红葡萄酒已超过9000万瓶,与2016年同期相比增加22%。

推广法国红酒业的法国国际葡萄酒及烈酒展览会预测,中国将在2020年前成为全球第二大红酒市场,从现在到那时销量将增长40%。(编译/魏晓慧)

(2017-11-26 00:20:01)

【延伸阅读】“小酒庄大产区”助力宁夏打造“紫色名片”

中新网银川9月22日电(记者 谈笑)“近年来,宁夏自治区高度重视葡萄酒产业发展,确立了小酒庄、大产区的发展模式,并将葡萄产业文化和优质的葡萄酒产品打造成为宁夏全新的支柱产业和经济增长点,散发着淡淡醇香的‘紫色名片’正在向世界讲述着一个个精彩的宁夏故事。”宁夏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刘卫22日在宁夏银川说。

刘卫是在“品味宁夏——聚焦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长廊中央及省级主要媒体大型采访活动”启动仪式上作出上述表示的。

刘卫说,贺兰山东麓位于北纬37°—39°,被公认为世界最适宜栽培酿酒葡萄的产区之一,宁夏自治区党委、政府大力扶持葡萄酒产业发展,把打造贺兰山东麓国际葡萄酒产业基地作为宁夏产业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的重要任务。

刘卫的观点得到了宁夏葡萄产业发展局局长李学明的认同。

李学明说,宁夏充分发挥贺兰山东麓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坚持“小酒庄、大产区”发展模式,成立了全国第一个省级葡萄产业园区管委会、第一个厅级葡萄产业发展局,制定出台了宁夏产区总体规划、保护条例和一系列支持政策,大力发展酒庄酒,努力走出一条具有宁夏特色的国际化、高端化、品牌化葡萄酒发展之路。

李学明介绍,目前,全区葡萄种植面积发展到59万亩,其中酿酒葡萄51万亩,已建成酒庄72家,正在建设的58家,年产量20万吨近1亿瓶,加工能力近27万吨,涌现了一批自主品牌,在国内外葡萄酒大赛中先后获得200多个奖项,极大地提升了宁夏的影响力。宁夏产区已成为世界葡萄酒界的“明星产区”和“酒庄酒产区”。

“品味宁夏——聚焦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长廊中央及省级主要媒体大型采访活动”由宁夏区党委宣传部、宁夏日报报业集团、宁夏报业协会联合举办。在活动期间,中央及省级党报49家媒体的60多名记者齐聚贺兰山下,围绕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长廊建设,开展大型采访活动。(完)

(2015-09-22 23:15:01)

【延伸阅读】法媒:研究称葡萄酒最早起源于8000多年前高加索地区

参考消息网11月15日报道 法媒称,在格鲁吉亚发现的一些古老残渣表明,葡萄酒的最早发源可上溯到8000多年前的高加索地区,这比人们认为的要提早约10个世纪,此前最古老的葡萄酒生产的化学成分来自公元前5400年到前5000年的伊朗扎格罗斯山脉地区。

据法新社11月13日报道,最新的考古研究13日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月刊上。两处发掘地点位于距第比利斯50多公里的地方,属于舒拉韦里文化区域,这里是距今8100年至66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初期遗址,有大量陶器。科学家通过对8个数千年历史的古老罐子内的残留物分析,发现了可以证明葡萄酒存在的酒石酸,另外三种和葡萄酒酿造相关联的苹果酸、琥珀酸和柠檬酸同样也被检测到。

法国农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帕特里斯·蒂斯表示,“这意味着格鲁吉亚无疑是葡萄栽培和种植摇篮的中心”,而目前占全球生产99%的欧亚种葡萄就是起源自高加索。

多伦多大学考古学中心的斯蒂芬·巴蒂尤克解释说:“我们认为这里就是欧亚野生葡萄驯化的最古老的遗迹,其唯一目的就是制造葡萄酒。”他指出,当今全球用于酿葡萄酒的葡萄种类超过一万,其中格鲁吉亚就有超过500种。科学家们认为,这片地区很早开始就通过杂交来制造不同的葡萄品种。

综合考古、化学、植物学以及环境和年代测定数据,格鲁吉亚的这两处发掘遗址含有种类丰富的亚欧种葡萄。

巴蒂尤克指出,“我们的研究显示,葡萄种植是新石器时代生活方式的主要组成之一,它在高加索地区扩散,”然后传往伊拉克南部、叙利亚和土耳其。他还表示:“作为制造、饮用、保存发酵饮品的理想载具,陶器就是在这一时期创造出来的并在技术、烹饪和艺术上取得很多进展。”

研究人员指出,在当时社会,提供和饮用葡萄酒几乎体现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巴蒂尤克说:“葡萄酒是医生,是社会润滑剂,是改变精神的物质,也可以说是高价值的食品。它成为中东各地的宗教仪式、药典、烹饪、经济和社会生活的一个不可饶过的组成。”(编译/刘卓)

(2017-11-15 00:14:01)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