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动态 > 正文

罗豪才:被“驱逐”的进步青年
发表时间:2018-02-12 15:06:37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266766

摘要:麦德龙官网,麦当劳优惠券,麦当劳广告语,麦当劳官网,海水倒灌,海上花列传,海商王2

原标题:罗豪才 豪情赤子铸法魂

罗豪才的人生经历颇具传奇色彩。他的祖父19岁时与乡亲结伴,远走异国他乡,先到缅甸,后移居新加坡。罗豪才的童年时期正值日本占领新加坡,小小年纪,就感受到了生活在殖民地的人民那种被歧视、被压迫的屈辱。

“日本人侵略新加坡的时候,因为我的伯父支持中国抗日,被日本人杀掉了。还有我小学校长,以及邻居的亲戚,好几个熟悉的人都被杀了。所以对日本帝国主义,我心里头是非常痛恨的。”在日军占领新加坡的三年多时间里,罗豪才失去了读书的机会。在当自行车修车学徒期间,他接触了许多进步人士。

日本投降后,罗豪才上过农会举办的夜校。后来家庭经济情况好转,跳级考了中学。受家庭影响,罗豪才在老师和同学们的帮助下读了一些革命书籍并加入了进步组织,所以早在读中学时,他就积极参加了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斗争。

“二战结束后,英国人来了,我发现他们对待老百姓的很多做法与日本法西斯同样横行霸道,很残暴。我当时有一种强烈的意识,要反对英国殖民主义,因为帝国主义都没有好东西。”

因为罗豪才的言谈恳切生动,说理充分,所以很受欢迎。但新加坡殖民当局对进步活动严加控制。1951年4月14日,他不幸被新加坡殖民当局逮捕,后监禁一年零三个月,那时他只有17岁。

1952年7月,罗豪才由于“出生证”丢失而被无理地驱逐。那个夏天,他和同样被驱逐的一些同学和朋友乘船回国,途经海口最终停靠汕头码头。

那一段青年时期的经历,给罗豪才留下深刻的烙印,这对于整个人生教育很大。这一走就是将近30年,直到1980年,罗豪才才有机会重返新加坡看望母亲和弟弟妹妹。

对罗豪才来说,“驱逐”并不是什么坏事,这反而更坚定了他回归祖国怀抱的决心。回国后,罗豪才先后在广州知用中学、无锡市第一中学读书,成绩优良。

“回国的时候,人家问我要做什么,想念书还是工作?我说我还是要念书。虽然当时相对来说年纪还是比较大的,但因为日本占领新加坡3年零8个月,我没有书念,所以回来的时候,我说我还要念书。”

1956年,罗豪才从无锡一中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在报考大学时,他在志愿表上一溜填写的都是“北京大学”。之所以填“法律系”,罗豪才这样解释到:“当时有一个朋友向我介绍法律的用处,我也感觉到法律很‘厉害’,因为当年就是英国人的法律把我整的够呛,所以我也想了解了解这个法律到底是什么意思?”

海外游子最盼望祖国的强大,少年罗豪才感到了一种责任,他要为祖国的强大付出自己的努力。他要去最好的学校学习,用知识去探求中华民族的自尊,用法律去支撑中华民族的崛起。

据罗豪才回忆,他本科第一年的课程非常有意思,学法理学、法的历史,也学逻辑学。他还清楚地记得,胖胖的逻辑课老师站在讲台上抱着肚子,讲到形式逻辑的时候举例子,“天下雨,地一定会湿,但是并不能反过来说,地湿天一定下雨”,还介绍了“白马非马”等诡辩论问题,生动形象。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北大法律系计划开设东南亚国家法律课程。罗豪才在新加坡曾学过印尼语,于是在1960年被学校留校任法律系助教。从那时起,罗豪才开始了他几十年的“教书匠”生涯。从助教、讲师、教授、副系主任到副校长一路走来,潜心学术,出版了一系列颇具权威的法学教材和专著。直到如今,罗豪才还没有放下他的教学和学术研究,始终保持着学者的姿态和“教书匠”的职业习惯。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