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解读 > 正文

央行为何敢啃 利率市场化最后的硬骨头?
发表时间:2018-04-16 23:02:40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313145

摘要:妊娠纹图片,韧性是什么意思,任重微博,任仲平,北京罗麦科技有限公司,北京路况,北京陆桥

  利率市场化是中国金融体系改革的重要一环,通过建立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金融体系利率的机制,使市场机制在金融资源配置中发挥主导作用,有助于降低金融配置的摩擦阻力和扭曲程度,有效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近期媒体报道,存款利率的隐性约束正在被放开,这是新一任央行的“第一把火”。本文将通过对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进程回顾,论述为何央行在此时强调推进利率市场化,提出其更为可能的合理路径,猜测“利率锚”的合理利率水平。

  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2004年左右开始存贷款利率市场化尝试,总体思路是“先贷款后存款、先大额后小额、先外币后本币”,2004-2006年实现了放开贷款利率上限、扩大房贷利率浮动范围。2012年之后,利率市场化步伐明显加快,先后多次扩大存贷款浮动区间,并于2013年全面放开贷款利率管制,2015年全面放开存款利率管制,这标志着存贷款的利率市场化基本完成。

  在逐步放开存贷款利率管制的同时,央行提出利率走廊三步走路线图:第一步,在一个隐性的政策利率周围建立一个事实上的利率走廊,但未必宣布这个隐性的政策利率;第二步,逐步收窄事实上的利率走廊;第三步,宣布建立短期盯住政策利率和中长期参考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率的新政策框架。2014-2016年,央行沿着这一路线图进行了探索和实践,取得了宝贵的经验。

  但这一阶段的利率市场化并不充分,一方面,存在“利率双轨制”问题;另一方面,由于金融机构缺乏监管,加剧了2016年的“金融乱象”,2017年利率市场化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后撤,货币市场波动性急剧提高,利率的基准作用下降。

  周小川行长在任期间,重点推进的是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和资本账户开放。

  2018年4月11日,易纲行长参加博鳌亚洲论坛时表示,目前中国仍存在一些 “利率双轨制”,一是在存贷款方面仍有基准利率,二是货币市场利率是完全由市场决定的。目前我们已放开了存贷款利率的限制,也就是说商业银行存贷款利率可根据基准利率上浮和下浮,根据商业银行自身情况来决定真正的存贷款利率。其实我们的最佳策略是让这两个轨道的利率逐渐统一,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市场改革。这反映出,当前中国利率市场仍存在“双轨制”的问题,且二者逐渐统一将是利率市场化的“未竟之旅”。

  目前,存贷款利率上下限均已放开,但实际上仍然存在至少两种约束机制:

  第一种是MPA七大项中的“定价行为”,变相对银行存、贷款利率进行了严格约束。这个指标较少被市场提及,但是其对于银行的约束能力极强,因为其具有一票否决权,即定价行为违规直接降为C档。定价偏离的考核方式,是某银行的存款利率与全市场存款利率的偏离度,以及贷款利率与全市场贷款利率的偏离度。在大行的存贷款利率基本与央行设定的存贷款基准利率一致的情况下,如果某银行“高息揽储”、“高息放贷”,必然会导致其存贷款利率与全市场存贷款利率偏离,结果是MPA考核不合格,这在事实上形成了对银行存、贷款利率的强力约束。

  第二种是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主要是对存款利率上浮上限进行约束,上限一般在40%-50%。这一机制近期市场讨论较多,不再赘述。

  与存贷款利率相比,货币市场利率和债券市场利率相对市场化程度要高得多,货币市场存在央行控制的基准利率(如果央行不控制基准利率,则无法实施货币政策;美联储加息,实际就是提高联邦基金利率这一基准利率),但各家银行参与货币市场的利率完全由各家银行自主定价。债券市场则是完全市场化的市场,债券市场利率基本不存在任何央行的约束。

  易纲行长的态度非常明确,就是破除“利率双轨制”,即没那么市场化的存贷款利率向更市场化的货币市场利率、债券市场利率并轨,这是中国利率市场化新航程的主要目标。

  长和郭树清党委书记的“双首长制”,郭树清同时担任银保监会主席,这无疑为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提供了更为充分的条件。一方面,利率市场化推进的阻力会减小;另一方面,央行与银保监会联动性增强,防范化解风险能力提高。

  在“严监管”和宏观审慎框架完善之后,在打破刚性兑付取得重大进展之时,在新一任央行领导履新之际,利率市场化重新起航的条件已经具备:央行将货币市场利率作为基准利率,并将其锚定在某一合理水平,作为包括存贷款在内的基准利率,真正放开存贷款利率管制,将不再会导致金融机构过度膨胀的金融乱象,也不再会因为软约束导致利率定价失效,统筹协调和防范化解风险能力增强,利率市场化可以进入决战阶段。

  GDP增速,已经在中国被证伪。2013年货币市场利率大幅提高至历史最高水平,尽管仍然低于名义GDP增速,但已经导致了金融市场紊乱、实体经济显著恶化,这意味着“黄金法则”在中国并不适用,主要原因包括中国债务率高、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低等中国现实国情。

  第二次压力测试,是2015-2016年将货币市场利率固定在较低水平。由于2014-2016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加上2015年为股市救市,央行调低了货币市场利率,但偏低的利率水平使得“滚隔夜”等加杠杆行为过度扩张,金融系统风险不断堆积,货币政策的利率中枢应高于2016年的低值水平,这是货币市场利率的下线。

  经过两次压力测试,我们认为,合理的货币市场利率水平在2%-4%之间,结合目前中国经济情况,货币市场的合理水平在2.8%-3%左右,未来经过存准率调整后的可比存款利率将逐步向货币市场利率水平并轨。

  在宏观审慎政策、打破刚性兑付已经取得明显成绩的2018年,正是重新推进利率市场化进程的良好“窗口期”,有助于金融资本的充分流动和合理配置,对实现现代利率体系建设意义重大。

  展望未来,利率市场化将打破银行长久以来的利差保护,银行盈利能力分化将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在存贷款利率真正市场化之后,中小银行将处于更加弱势的地位,因为大行的网点优势将变得更为突出。因此,我们认为,银行业的彻底市场化还需要采取更大的改革——放开银行网点审批,这是银行业市场化公平竞争的最后一步。

(责任编辑:DF370)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