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万象 > 正文

我既不想当男子,也不想当女人
发表时间:2018-04-17 09:16:42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313707

摘要:求购压滤机,求购钢管,求购镀锌板,求购柴油,百度硬盘搜索,百度硬盘,百度影棒

山本悍右作品 

- 安娜·布兰迪亚娜 -

 一只耀眼的动物,伤痕累累,在永恒中维持着我们的生命 《耀眼的动物》(节选) 

 

………………

无从选择

AnaBlandiana

 第三种秘密1969 我被带去接受最终审判,结果他们将我送到了地球。人们发现我无罪授予我选择自己的权利。但我既不想当男子,也不想当女人,也不想当动物,也不想当一只鸟或一棵树。只听见分分秒秒从选择权中滴落。只听见它们撞击着石头:不,不,不,不。我徒然被带去接受最终审判,又徒然被人们判定为无罪。 

………………

关于我们的故乡

AnaBlandiana

 十月,十一月,十二月1972 来谈谈我们的故乡吧。我来自夏季,一个脆弱的国度,任何落叶都可能叫它灭亡,天空吊满了星星,如此沉重,有时垂到了地面,稍稍走近,你会听见那些星星被草胳肢得笑个不停,大片大片的花犹如太阳刺痛你干燥的眼眶,每棵树上都挂着无数圆圆的太阳。我的故乡除去死亡,什么也不缺少,太多的幸福,让你昏昏欲睡。 

………………

睡眠中

AnaBlandiana

 睡眠中的睡眠1977 睡眠中,我偶尔会尖叫,惟有在睡眠中。我的大胆使我惊恐地醒来——在夜的安分守己的静谧中我试图听听邻居睡眠中的尖叫。但聪明的邻居从不尖叫除非当他们确信梦见自己的睡眠,无人能听见的睡眠中的睡眠时,才敢张开嘴巴。睡眠中的睡眠里该有多少自由的喧嚣! 

………………

鸟的膨胀

AnaBlandiana

 掠夺的星1985 陌生的鸟常常用来下蛋的那只巢最有权利选择鸟,而非巢的命运,在你的编年史中创世纪以来还从未记录过一场叛乱反对这一由于鸟的膨胀注定要毁灭的宇宙。 

………………

耀眼的动物

AnaBlandiana

 掠夺的星1985 光也是血肉。倘若你用劲拉扯,它会破裂,流血——你从未见过一块光被弃于天边,开始腐烂吗?一条小溪从光束中缓缓流泻,随时准备从一块石头跃向另一块石头,你从未闻过它的血腥味吗?世界的中心?一只耀眼的动物,伤痕累累,在永恒中维持着我们的生命,你从未想过那里消耗的神圣的苦难吗?  

安娜·布兰迪亚娜

AnaBlandiana

 惟有我们才懂得那种从彼此的凝望中理解一切的渴望。 

 

原名奥笛丽娅·瓦莱利亚·科曼,1942年3月25日出生于罗马尼亚西部名城蒂米什瓦拉一个牧师家庭。在奥拉迪亚市上完小学和中学。1963年至1967年,就读于克卢日大学语言文学系。大学毕业后,移居首都布加勒斯特。先后在《大学生生活》、《阶梯教室》等杂志任编辑,还在布加勒斯特美术学院图书馆当过图书管理员。1973年至1974年,应邀在美国衣阿华大学参加国际写作项目。1977年3月4日。布加勒斯特发生大地震。不少居民,其中包括好几位著名作家,在这场灾难中失去了生命。布兰迪亚娜所住的公寓楼也在地震中坍塌。从此,女诗人更多的时间在多瑙河畔的一个村子里生活、写作。1989年底,罗马尼亚发生剧变后,布兰迪亚娜曾以极大的热情投人到政治生活中,担任过政治团体“国民联盟”的主席。后终因对政治产生厌恶情绪而逐步远离政坛,重新回归写作,回归诗歌。

 

安娜·布兰迪亚娜诗选作者:[罗马尼亚]安娜·布兰迪亚娜出版社:河北教育出版社出品方:楚尘文化译者:高兴出版年:2004-1页数:244
分享到:

 

收藏